刀男╱FGO╱弹丸╱PM╱APH

最令人难忘的一件事 ☆ 迦勒底心跳恋爱(悲)大调查

以下采访按要求进行了部分马赛克处理


因身高原因无法和暗恋对象同框的某小姐:吾当然在送礼物的事上仔细斟酌了,大将的首级当然令人心动,但吾友说人类的心脏脆弱得承受不了这种高贵的赏赐,充满回忆的温馨礼物才是首选

隔天清晨,某弓兵床边惊现五颗巨大的树型巧克力


总是被人认错心有点累咳:我看见土方先生在偷听鬼族说话

第二天就收到了雕成羽织形状的大萝卜干,现在还在冰箱里冻着不知道该不该吃


乌鲁克加班专业:加班的深夜瞥见来自门缝下的神秘传书,说要给我看个宝贝

例行打扫卫生的藤丸,认真思考英雄王墙上的画纸...

自己涂了几个……

迦勒底新闻

新闻体..大概都能看出来说的是啥...?


*******

迦勒底头条,每晚22:22分与您如时相见


以下播报新闻:


1. 黄金鹿号驾驶员因涉嫌酒后醉驾被拘留,小黑屋清醒后呼吁各位理性饮酒


2. 两三好员工中午上演食堂斗殴,场面一度陷入混乱,两人互相撕扯对方头发并用英文骂架。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围观人士称,掐架理由竟是因为叫兽(化名)今日休息

    挑事方现已入院接受观察,主治医师称患者身体有多处被骑兵撞伤,需要静养

    Master对此表示绝望...

汽水,桔果与折信


  “去海边玩吧。”
  “好。”
  
  计划定得迅速,出游实现得迅速,假日安排表贴在墙上的第二天传送阵就稳妥地铺在大厅里——这时就该感叹迦勒底办事效率堪称好文明。
  
  不过传送是痛苦的体验。一口气传送迦勒底几十个从者把技术科为难得掉了半斤头发,虽然最后成功完成但也比平时的传送多遭了不少罪。不知道谁的脚踩在谁的脚上,也不知道谁的包怼进谁怀里,空间压迫感让他窒息,旁边人非刻意的挤压让他提前拧起眉毛。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从恍惚中回过神,尚且没抛远因为长距离传送而充满大脑的浑噩云翳,蒸腾热气和烤人的日光已经与他撞了满怀。
  
  他被日头轰得发懵,瞪着闪耀海滨发呆,而亚历山大正忙着从铠...

For Dream


  所有的相遇都能归结为不同时间点碰撞而出的可能性,如同因巨石相击剥落的碎末。若把肉眼难见的可能性们细化再分,稍稍加一点自己的美化和不那么夸张的妄想,称之为命运也不足为过。
  
  ——想要奇迹。想实现愿望,找寻不可知不可能的可能性,见证魔术师们横跨历史穷尽一生追求的东西,那实现一切奇迹的魔法物。

   想要那样的 [命运]。
  
  “...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之守护者!”

  那时他也在东方的某个小树林里抬起手念着这样的咒文,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和自己在当时最渴求的愿望,满怀期待。于逆向轮转的召唤法阵中逐渐显形的,是因这一大魔术呼唤而来的,传说抑或历史中不可或缺的英杰。
 ...

  数珠丸恒次最近心情很糟糕。
  
  如果说有果必有因,把与因果相关的可疑事件相串相连,大到小狐丸被高速枪戳成中伤撸胳膊挽袖子在三日月欣慰的目光下来了场殿堂级的真剑必杀,小到早上一期一振在她门前留下的写着“后藤藤四郎和厚藤四郎就麻烦您了”的小纸条,她在纸上标出记号,颠来倒去摸索出可能性最大的“因”。
  
  ——她把石切丸刀解了。
  
  其实准确来说是把石切丸LV1们刀解了。
  
  你知道的,政府给的本丸总是资源有限,给付丧神们休息的房间也是,而且挖空地下城活动进行得如火如荼,出阵归来的队伍需要大量资源补给,几天下来存的玉钢冷却材数量就降到了原先的一半。她掂量掂量,在月黑风高的晚上偷偷摸摸进了锻...

关于夜里审神者诡异行踪导致我一个多月没有在睡觉前看见她这件小事

来自个人的怨念

  *生无可恋,想把刀匠扔进锻刀炉里。
  
  *然后一期一振砍死了我(不

  
  
  
  
  
  1L  甘酒赛高
  这两天听说在短刀部屋发生了怪异事件,看那女人最近的神色也挺不对劲的,有没有人给我讲讲啊?
  
  2L  不要动我的被单
  没有。
  
  3L  今天也如此帅气逼人
  hhh终结于二楼
  
  4L  穿刺
  hhh终结于二楼
  
  5L  一股清流
  hhh终结于二楼
  
  6L  地瓜是健康粗粮
  俺住在隔壁打刀屋啥都不知道啊!
  
  7L  可爱桑(๑>ڡ<)☆
  同打刀屋,但是我有听...

就是个无聊的小段子

  “你到底捞不捞得到我堂哥?你看看这都几号了?”
  
  “诶——我真的有很努力了啊。”
  
  “从限定锻造开始到现在我连我堂哥他一粒珠子都没看见你真的有努力吗?!”
  
  “限定锻造那时候我可是很上心的,咱们不是天天点香念着经往锻刀炉里扔材料吗,我还让歌仙抄了一遍呢。”
  
  “他信日莲宗的你那时候念的阿弥陀佛是怎么个意思啊!还让江雪和山伏在旁边开光数珠丸他会来才怪啊!”
  
  “呃,我们现世有种激励法叫刺激式激励……算了不说这个,五月的战力扩充我也很上心啊。”
  
  “有几次明明都是萤丸扛着睡着的你从合战场回来的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说实话你根本没有好好找他吧!”
  
 ...

童话故事

*童话向

*还是个乱七八糟的混合童话

  很久很久以前,在北方被寒冰封冻的魔法的森林里,有一座神秘的高塔。没人知道塔为什么立在那里,也没人知道塔已经存在了多久。霜雪为锁,荆棘为链,塔在白雪覆盖的寂静深夜从唯一的窗口泄出微弱的暖黄灯光,无人能近。
  
  高塔是森林男巫陆奥守吉行的高塔,高塔里锁着他深爱的地瓜种子和一个名叫江雪左文字的,与世隔绝的公主。
  
  事情要从十八年前,江雪刚出生的时候说起。
  
  
  
  王国的王妃在深夜产下了江雪公主,当晚王宫上上下下热闹成了一团,国王三日月接受完庆祝回到房间,握住王妃小狐丸的手,为他擦去额头上细密的汗:“亲爱的,辛苦你了。”
  
  “不,陛下,我不...

石数|末鸣(完)


  这本丸里有不净之物。
  
  青江把部屋的门关好,在门上设了结界,数珠丸去问时他明显的慌,露出的金色眼睛不敢看他。
  
  “哥,你最近不要太经常出去。”
  
  主上回到现世带回了新的熏香,说还有安神的作用,往他房间里塞了一大堆。
  
  与宗三左文字谈话以后的夜晚他夜夜噩梦,青江每天晚上燃一把香,加厚几层结界,对他说没事。
  
  时间久了他开始闻到腻人的甜味,起先是熏香的甜,后来又像糕点和糖果。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怎么都觉得不太对劲。他去和青江说,他的弟弟却摇头否定,说他睡得太不好出了幻觉,还去和审神者请示让他好好在房间休息,连三餐都拿回来吃。
  
  刀怎么可能有幻觉呢,他想。
  
  ——不过也...

1 2
© Kokonotsu | Powered by LOFTER